本報訊(記者 李廣軍)近來長沙春雨綿綿,各位車主開車時可得小心——去年5月7日,長沙一場暴雨,讓李先生所駕奔馳車的發動機缸體受損,光是修理就花了他37萬餘元。雖然李先生為車子購買了保險,但保險公司拒絕賠償。不得已,李先生將此事訴諸法庭。記者昨日從芙蓉區法院瞭解到,該院近日一審宣判此案,判決保險公司向李先生支付保險金35萬餘元。
  法院經審理查明,市民李先生購買了一輛奔馳車後,花4萬餘元在某保險公司購買了商業保險,其中包含“車輛損失險”。去年5月7日晚8時左右,李先生駕駛奔馳車行駛至萬家麗北路月湖公園路段時,因突降暴雨導致車輛熄火,隨後向保險公司報案。事故發生後,李先生要求保險公司賠償發動機損失遭拒,只得自行出資對保險車輛發動機進行維修,產生了車輛維修費37萬餘元。雙方為此釀成糾紛。
  在去年12月23日進行的庭審中,李先生認為,雙方簽訂的《保險條款》中有規定:“因雷擊、暴風、龍卷風、暴雨、洪水等原因造成保險車輛的損失,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的規定負責賠償。”而保險公司則堅持,《保險條款》中有“保險車輛因遭水淹或因涉水行駛致使發動機損壞的損失和費用,保險人不負責賠償”的約定,所以公司不需要賠償。
  芙蓉區法院經審理認為,《保險條款》約定的“暴雨導致保險車輛受損的保險賠償範圍”與“發動機進水導致保險車輛受損的免責範圍”存在責任承擔的衝突問題,按照相關法律規定,這就要求提供格式《保險條款》的保險公司對免責與擔責作出明確界定併合理區分以避免混淆,“保險公司將事故發生的根本原因鎖定在發動機進水環節而不予賠付,其未考慮保險事故發生的根本原因系暴雨引起,故其存在對《保險條款》作出對己有利的解釋行為,該種解釋行為不符合法律對格式條款解釋的原則性規定,因此其拒賠理由沒有法律根據。”法院最終判決,保險公司在應付款項中扣除5%絕對免賠金額後的最終賠償金額為35萬餘元。
  案中法格式條款有爭議的保護弱勢方
  “格式條款是指簽訂合同的一方為了大量、重覆使用而預先擬定,併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。”芙蓉區法院民二庭庭長張朝暉告訴記者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》的規定,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,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。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,應當作出不利於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。“一般來說,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都是簽約或履約的強勢方,處於優勢或主導地位,法律規定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,應當作出不利於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,就是為了限制強勢一方權力,保護弱勢一方的權益。因此,本案中保險公司應當賠償。”  (原標題:暴雨致奔馳車修了35萬元保險公司該不該賠�
創作者介紹

領帶

yz99yzte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